延边红色教育培训中心
搜索

【太兴红色小镇】系列之旗帜广场

发表时间:2021-07-01 10:32

为了积极做好红色文化挖掘传承工作,认真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延吉市委、市政府决定将红色资源较为丰富的朝阳川镇太兴村作为红色美丽村庄试点村,打造“太兴红色小镇”。

太兴红色小镇项目总投资2亿元,分三期建设、用地面积7.46公顷,建筑面积1.24公顷,主要包括中共东满特委红色历史展陈、中共东满特委旧址和旗帜广场等,是具有红色教育基地、红色研学基地、民兵训练基地、农耕体验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功能的综合性文旅项目。今天延吉旅游将带你走进太兴红色小镇,了解旗帜广场。

1.jpg


旗帜广场

2.jpg


红色小镇标志性打卡地


60米彩绘墙再现抗联时期发生在延边的重大历史人物和时间。

3.png

以历任东满特委书记和抗联英雄人物姓名命名了如愿路、长荣路、拯民路和杨林街、德泰街、延禄街、延平街。

4.jpg

占地12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为317平方米,房屋为两座传统朝鲜族草房,屋内通过人物硅胶像生动展示东满特委成立会议场景,院内设有牛棚、水井、农具等民俗展示,院后栽种松柏,使此处不仅作为东满特委成立的场景还原地,更是朝鲜族民俗景观的浓缩展示地。


旗帜广场墙绘

5.jpg

太兴村墙绘


在旗帜广场共15幅墙绘,生动再现了延边地区早期党组织从成立到发展壮大并领导延边地区民众进行抗日武装斗争的过程,高度浓缩了那段波澜壮阔的奋斗历


1.马列主义在延边的传播

从1920年起,李峰、关俊彦等延边的进步知识分子,在延吉创立了新文书社,以经营文具为名,购进了《共产党宣言》、《新青年》、《每周评论》等许多进步书籍和刊物,传播给青年学生。宣传马列主义和进步思想的朝鲜文报刊从苏联、上海和北京等地大量流入延边。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便像潮水一样迅速地传到延边,并开始形成了新文化运动的主流。在早期共产主义者的影响下,接受和宣传马列主义思想最活跃的是延边的青年学生,他们先接受了马列主义,组成了马列主义团体和青年革命组织。
1923年3月,早期共产主义者金思国,从苏联沿海州回到龙井。他同方汉民、金正琪、李明熙等青年学生一起在大成中学办起了“东洋学院”。他们以大成中学首届毕业生为骨干,招收70多名青年学生,在大成中学一楼两间教室里开了课。学院里还设了“共产主义宣传部特别部”,积极开展宣传活动。学院讲课的主要内容是俄国十月革命理论与各国共产党革命斗争史及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解放斗争纲领等。
本世纪20年代初,在早期共产主义者的影响下,龙井大成、东兴、恩真、永新、明新等中学和局子街道立中学,成为青年学生学习、宣传马列主义的活动中心。马列主义通过青年学生传播到工厂和农村,在广大群众中播下了民族解放斗争和反日斗争的火种。

2.《民声报》和建立党组织活动

《民声报》是延吉、和龙、汪清、珲春等各县教育界、工商界人士,于1927年初开始共同捐款筹办,在龙井村创办起来的,下设编辑部、印刷部、营业部,共有60多名职工,周六刊四开,朝汉两种文字合版。1928年2月初,中共满洲临委借机派周东郊到延边,以《民声报》文艺版责任编辑身份,开展党的活动。从此,《民声报》实际上成了宣传革命思想的阵地,其办报锋芒直指日本侵略者和国内的反动统治阶级。
中共北方局利用地方教育部门向北平有关当局要求派教师之际,在1928年3月到6月间,先后派来北平香山慈幼院40多名毕业生到延边从事教育工作,其中有17名是党团员。1928年8月,根据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指示精神,组建了中共延边区委,周东郊任书记,孙佐民任宣传委员,李别天任组织委员,创办了机关刊物《东满通讯》,区委设在龙井《民声报》社内,隶属于中共满洲省临委,所属支部10个,其有22名党员。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在延边地区的建立,标志着延边人民的革命斗争进入了新的阶段。中共延边区委成立后,在中共满洲省委的直接领导下,为扩大党的影响,做了大量的宣传、组织工作,领导延边各族人民开展了有组织、有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斗争。

3.东北地区最早的苏维埃政府-和龙药水洞苏维埃政府

中共延边特别支部成立后把工作重点放在建立基层党组织的同时,还深入到农民群众中去,积极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1930年4月24日,中共延边特别支部成立了“五·一斗争行动委员会”,研究开展“红五月斗争”的方案。
1930年5月26日,药水洞及其邻近村庄群众1000多名,在药水洞上村一家大院里由申春主持召开盛大的集会,宣布了药水洞苏维埃政府的成立。苏维埃政府审判处决了罪大恶极的亲日走狗、地主朴必钟等4人,把没收地主、高利贷主的土地、财产和农具分给农民,还建立了药水洞农民赤卫队。大会决定5月30日进行更大规模的斗争,成立“起义”总指挥部,制定了行动计划。将80多名武装赤卫队员分成11个小队派往各地发动群众。
药水洞苏维埃政府虽然成立不久遭到日本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镇压,但其意义深远,她是东满劳苦群众翻身求解放的**次尝试,她又是在东北成立的**个工农革命政权,为东北人民的革命历史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4.中共东满特别委员会

1930年9月25日,为加强东满各县的革命斗争,中共满洲总行委决定:“划定延吉、珲春、和龙、汪清、敦化、安图、抚松、桦甸、额穆、长白十县组织,由东满特委直接指挥布置各县的工作”。
于是,于1930年10月,中共满洲总行委(省委)决定派廖如愿和杨林到延边进行组建中共东满特委的工作。
1930年10月,廖如愿和杨林来到延边后,10日在延吉县朝阳川附近的茂山村(今延吉市朝阳川镇太东村)召开中共延和中心县委干部会议,传达了中共满洲省委关于建立中共东满特委的决定和省委给东满特委的指示精神。会议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意见,组建了中共东满特别委员会,委员是廖如愿、杨林、王耿、朱健、刘志远、李镛、李用国等7人,书记为廖如愿,军委书记为杨林,组织部长为王耿,宣传部长为朱健,交通部长为李镛,秘书处长罗一,青年部长为李用国,妇女部长为李仁活(女),(李素英,女,后继任)。
根据满洲省委指示精神,为加强延边地区的反日武装斗争,还设立了中共东满特委军事委员会。军事委员会由杨林、刘志远、宋国瑞三人组成,杨林任军委书记。中共东满特委隶属于中共满洲省委领导,机关分别设在朝阳川和局子街的北山。
中共东满特委成立后,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直接指挥布置各县的工作”的指示精神,积极着手组建各县委的工作,派精干的干部,到各县进行调查、整顿基层党组织,召开代表大会,建立了各县党委员会。自1930年10月至1931年2月间,东满特委下设6个县委、19个区委,由特委到县委、区委、支部形成了党的组织系统,延边地区中国共产党组织进入大发展时期。据1931年4月24日《中共满洲省委给中央的报告》中反映,1931年3月止,全东北(满洲)中共党员有1190名,其中延边的延吉、和龙、珲春、安图、汪清五县党员就有636名,占全满洲党员总数的54.1%。

5.1931年的延吉县八道沟秋收斗争

中共东满特委根据抗日斗争日益高涨的形势因势利导,领导农民开展了以“减租减息”为斗争口号的农民运动,发动了1931年的“秋收”斗争。东满特委提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反动地主”、“实行三·七、四·六减租!”等反帝反封建的口号,指示各级党组织发动农民协会开展轰轰烈烈的“秋收斗争”。
1931年11月,中共八道沟区委发动农民包围地主庄园,要求实行延吉县公署发布的减租法令,八道沟警察署出动警察强行解散群众。愤怒的群众冲破警察的包围,向局子街进发,与延吉县各地来的农民队伍汇合,去包围延吉县公署,要求与县知事谈判。县知事在群众的压力下,被迫答应农民的要求,实行“四·六”减租法令,取得了重大胜利。

6.曹基锡和28名烈士

曹基锡(1904-1932)曹基锡又名曹英勋,1904年出生。他小时候就失去了父母,跟着叔叔一家搬到延吉县瑞甸村(现在的龙井县东城乡永城村)。在叔叔的引导下他考入延吉县立第二学校学习,1923年考入龙井东兴中学。在学校他与进步的革命者相识,参加校内进步组织《学生会》,从事反日爱国活动。1925年,他辍学去日本东京参加《劳动组合评议会》,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效力。1926年,他离开日本来到广州后,进入黄浦军官学校的教导队学习军事。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以生病为借口回到延边。1929年春,他搬到局子街(今延吉)北山村后,到延吉县细鳞河公立学校执教,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开展反日斗争。1930年夏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1年8月,中共延和县委分为延吉、和龙两个县委,原来的延吉区委也细分为延吉、依兰、八道沟等三个区委。曹基石被任命为中共延吉区委书记。他按照党的指示,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发动群众,组织反帝同盟、农民协会、互济会、妇女会、少先队、共青团等群众团体,开展了多种形式的革命斗争。1931年11月,他带领延吉、海兰等地的数百名农民开展气势恢宏的“秋收斗争”。次年春天,他在中共东满特委的指示下,组织了一场结合清算走狗的声势浩大的“春荒斗争”。“春荒斗争”之后的一天,他在开会途中和20多名同志一起被敌人逮捕。1932年农历三月七日,他和被捕的同志们在延吉县大成村壮烈牺牲。

7.“延吉炸弹”和孙元金

孙元金(1911-1937),和龙县德新社金谷村(今属龙井市德新乡金谷村)人。他幼小入大砬子远东学校学习。1930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年11月初,他被派到家乡金谷村任党支部书记。1931年5月,他和同志们开始在村后的鹰岩建立简陋的兵工厂,兵工厂主要任务是修理枪械,也生产子弹、手榴弹、土炸弹、战刀和单发手枪等。这些工厂虽然规模小,设备简陋,生产能力低,但在当时艰苦的游击战争环境里,对解决军民供给、支援抗日前线、巩固游击根据地等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他和同志们一起,经过反复试验,制造出了威力十足的“辣椒面炸弹”和“延吉炸弹”。“延吉炸弹”在抗日武装斗争中发出巨大的威力。有一次,在制作炸弹时雷管爆裂,孙元金不幸被炸伤,双目失明,失去了四根手指。1932年冬,和龙县渔浪村抗日游击根据地成立后,他和兵工厂的战友们一起搬到了渔浪村。他坚持用同志们准备的小提琴作为新武器进行斗争。1935年1月,他随部队进入安图县车厂子抗日游击根据地。他总是给根据地军民演奏音乐、唱歌,激发他们心中对抗日斗争的必胜信念。1936年10月,他回到家乡,继续坚持革命活动。他总是给大众唱革命歌谣,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1937年7月,他被八道河子警察逮捕后,被押送到龙井日本总领事馆。他受尽各种刑罚,却始终坚贞不屈,最后英勇就义。

8.延吉县八道沟抗日游击根据地

八道沟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总称是延吉县八道沟抗日游击根据地。八道沟抗日游击根据地创建于1933年4月,包括现在的延吉市朝阳川镇东北部和延吉市依兰镇石人沟一带。1931年8月,中共延吉县八道沟区委建立,其下属包括凤林洞、茂山村、新昌洞、富岩洞、新兴洞、太平沟、小东沟、五合工,台岩等11个基层党支部。1931年秋和1932年春,中共八道沟区委带领人民群众进行秋收斗争和春荒斗争。1932年,日本侵略者刮去大量兵力,镇压革命群众的斗争。因此,中共八道沟区委将八道沟、太阳、烟集、延吉等地的抗日军民转移至石人沟、富岩和长财村等地,后以这里为中心,成立了八道沟抗日游击根据地。1933年4月,八道沟区的抗日军民在石人沟集结,建立八道沟区苏维埃政府。在区苏维埃政府其下设立石人沟、富岩、长财等村苏维埃政府。还派尹炳华等优秀党员干部到八道沟五凤金矿开展敌后斗争。1933年夏,八道沟日伪警察署和日本守备队、伪自卫团组成的“讨伐”队向富岩村发动大规模进攻。驻扎在八道沟区的抗日游击队,在群众的支援下,与敌人展开了英勇的斗争。游击队多次出击,袭击八道沟金矿,给敌人造成巨大打击。1934年秋,日本侵略军动用大量精锐部队、飞机、大炮,向八道沟抗日游击根据地进行大规模进攻。由于敌我间的力量差异显著,八道沟区的抗日军民纷纷向三道湾抗日游击根据地转移,继续斗争。

9.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

延边4县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受住了日本侵略者两次大“讨伐”的考验,抗日游击队在斗争中发展壮大。1934年春,延吉、汪清、珲春、和龙4县的抗日游击队已发展到900余人,赤卫队等群众的自卫武装发展到1000多人。党领导的这支队伍已经成为东满地区抗日武装的骨干力   量。

1934年3月底,中共东满特委和延吉、和龙、汪清、珲春游击队,根据中央《一·二六指示信》的精神和中共满洲省委关于以东满4县游击队为基础,建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的指示,在延吉县三道湾张芝营抗日游击根据地,联合召开东满特委和4县游击队负责干部会议。这次会议,在东满抗日游击斗争历史   上是一次重要的会议,(史称“张芝营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有中共东满特委组织部长李相默、延吉县游击大队长朱镇、政委王德泰和其他3个县游击队负责干部共15人。

会议决定,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决定建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下设两个师,由延吉县游击队、和龙县游击队编成两个团,组成**师;由汪清县游击队和珲春县游击队各编一个团,组成第二师。但是,这一建立两个师的计划因条件不成熟未能实现,只编成一个独立师。独立师师长朱镇,政委王德泰,下设4个团。会议决定,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的指挥部,暂设在三道湾东沟。为加强各反日部队的统一战线,扩大抗日游击区,发展抗日游击战争,确定了加强同吉东反日联合军和南满东北人民革命军**军的联系,以及进一步争取分散在东满和吉东地区反日部队联合作战的方针。

1935年5月30日,中共东满特委和二军独立师师部,根据中共满洲省委关于正式成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的要求和形成统一的指挥机关的指示,发表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军部正式成立宣言》,宣布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正式成立。二军军长王德泰、政委魏拯民、政治部主任李学忠、参谋长刘汉兴,下设4个团,1个游击大队,军部下设直属警卫连和教导队。全军人数1200余人。

10.延吉监狱越狱斗争

在敌人的监狱里,共产党员们宁死不屈,坚持斗争,建立监狱地下党组织,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宣传党的抗日政策,团结狱内群众与敌人开展英勇顽强的斗争。自1930年至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在延边地区逮捕几百名革命者和无辜群众,投入吉林省第四监狱,即延吉监狱。1931年初,根据党的指示,狱中的共产党员们成立中共延吉监狱委员会,原中共汪清县委**任书记金勋任书记。在金勋的领导下,同年夏成立了以狱中党委委员为核心的越狱斗争指挥部,并于1931年和1932年夏先后两次组织越狱,但由于叛徒告密而失败。1934年冬,党的主要领导人金勋、尹范、申春等被杀害。敌人的残酷迫害和镇压未能阻止共产党员们越狱和回到抗日根据地的决心,他们又制定更周密的越狱计划。1935年5月,由共产党员金明柱、李英春、李泰极等17人组成越狱敢死队,决定在端午节进行越狱。阴历5月7日,金明柱率领敢死队,趁很多看守上街看端午节运动会的机会,干掉了日本指导官鹤岗和几名反动看守,打开武器库,夺取50多支步枪、手枪和数十枚手榴弹,带领一百多名囚徒冲出监狱大门。他们在群众的掩护下,与追击的日本守备队、伪军和警察浴血奋战,大部分同志终于回到安图县车厂子抗日游击根据地。

11.东北抗联第二军密营生活

密营是指在深山密林中建造的低矮的地坑式房屋(营房)。房址一般设于林木密集繁茂的高山腹部,较为隐蔽不易发现。抗日联军在长白山区建筑密营的方式虽有几种,但大体上有两种类型,即木制型和石制型。木制型中有“马架子式”、“木头打墙搭棚子式”等。这些密营多设于水源充足的地方。
早在1936年春,抗联二军在安图县和抚松县境处,已设迷魂阵密营,老秃顶子密营,马鞍山密营等。到了年末,挺进长白、抚松一带后开始大力修筑密营。在抚松、长白、安图、金川、宽甸、柳河、濛江等地修建的密营有黑瞎子沟密营,红头山密营,杨木顶子密营,那尔轰密营等。
抗联第二军部队修建的密营不仅建筑方式灵活多样,而且种类繁多,专用性强,其种类有营地、粮仓、指挥部、通讯处、整训部、修械所、医疗所、被服厂、印刷厂、学校等,甚至有的还设干部培训所。因其用途不同,密营规模大小也不一。二军六师在长白县境内修设的黑瞎子沟密营是其中比较规模大的一个密营。它位于离长白县城90里路,离二道江40里,白头山东南90里的深山密林地带。因为它的南面有19道河,西面有红头山脉,所以成为天然的游击根据地。
抗联第二军六师在这里修建了部队兵营、联络处、兵工厂、医院、随军学校等,其中兵营规模比较大的密营,长度30米、宽8米、高2.5米,能容纳200余名的马架子式房屋。密营地一般分布在抗联活动的主要地区或行动路线上,以便于部队筹集和取用物资,由于密营具有小型分散,隐蔽等特点,成为抗日联军贮存物资,勾通信息,联系群众,解决部队宿营的重要基地,还起到掩护部队,打击和牵制敌人的战略作用。
由于抗联部队利用密营采取隐蔽而灵活机动的战术,使敌人往往找不到抗联的踪迹,即使一处密营遭到破坏,另一处很多密营供抗联使用。就这样,抗联第二军以长白山区密营为依托,战胜敌人的“围剿”和封锁。

12.敌占区人民支援抗联第二军

抗日联军第二军广大指战员深知在游击区里建立各级党组织和革命团体,得到他们的血肉相联的支持,才能取得抗日游击战争的胜利。抗联第二军转移到南满以后,在开辟游击根据地的同时,派得力的干部和党员,到人民群众中去宣传抗日,发动群众,抓好建立党组织和群众革命团体的工作。
长白、抚松一带群众基础较好,偏远山区居住的农民和伐木工人历来深受日本侵略者和地方封建势力的剥削与压迫,很快接受反日宣传和革命道理,积极支援抗联,踊跃参加抗日斗争。1936年冬,抗日联军第二军第六师部队在长白县二道岗等地进行反“讨伐”游击战时,受到当地朝鲜族群众的热情支援。地方反日会给抗日联军送大衣700件,麻鞋400双,棉袜1400双以及许多食物等。抗日联军第二军在中共东南满省委和抗日联军**路军军部的领导下,以长白山为中心,在抚松、长白、安图、辑安、老岭山区等广大地区开辟新的抗日游击根据地,在广阔的区域里主动出击,积极地开展游击活动,粉碎敌人接连不断的“讨伐”,开创了抗日游击战的新局面。

13.金川河里会议

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主力部队一师和三师及军部历经四个多月,转战安图、敦化、抚松、临江、濛江等地,于1936年6月末终于抵达了南满金川河里地区。7月4日,中共南满特委在金川河里后方基地惠家沟密营召开了第二次党代表大会。魏拯民列席这次代表大会,大会总结了中共南满特委“一大”以来的经验教训,制定了日后工作方针和策略,提出加强各方面的统一战线工作,巩固和发展党组织和抗联队伍的要求。会上宣布,东北人民革命军**军正式改编成为东北抗日联军**军。
7月7日,杨靖宇和魏拯民在金川河里抗联**军密营主持召开了东、南满特委及抗联**、二军主要领导干部联席会议,即**的“金川河里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杨靖宇、魏拯民、李东光、刘佐建、王仁斋等10余人,会议研究决定,将抗联一、二军合编为东北抗日联军**路军,并组成了统一的军事指挥机关——东北抗联**路军总司令部。总司令兼政治委员杨靖宇,副总司令王德泰,总政治部主任魏拯民,**路军下辖抗联**和第二军,共6个师,即**军的一、二、三师不变,第二军的3个师改称为四、五、六师。**军军长兼政委杨靖宇,政治部主任宋铁岩。辖三个师。第二军军长为王德泰,政治委员为魏拯民,政治部主任李学忠(后为全光),参谋长是刘兴汉。下辖军部直属部队(教导团、少年营)和3个师。二军兵力近3000余人。

会议根据当时东满没有党的地方组织的情况,研究决定,改变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关于设立中共东满省委和南满省委的原有决定,不建东满省委,统一建立中共南满省委(又称中共东南满省委),选举魏拯民为省委书记,李东光为组织部长,全光为宣传部长。

“金川河里会议”是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和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出现新高潮的形势下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它使东北抗联**、二军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在中共东南满省委和**路军总司令部的统一领导和指挥下,为进一步将东南满抗日游击战争推向新的高潮,作了组织上思想上的准备。“金川河里会议”以后,以延边各族儿女组成的抗日联军第二军,将其武装斗争活动中心,从东满转移到南满一带,开辟了长白山区新的抗日游击区和新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14.大沙河——柳树屯战斗

1939年7月末,东北抗日联军**路军第三方面军在延边的安图县两江汉阳沟,由原第二军四、五师合编而成。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副指挥侯国忠、参谋长朴德范,下辖3个团和1个警卫连。第三方面军约有300余人,活动在延边的延吉、汪清、珲春、敦化和北满的额穆、蛟河、宁安、五常和舒兰等地。第三方面军在积极开展游击战争的同时,还担负**路军同吉东、北满友军和该地区中共地方党组织的交通联络任务。
东北抗日联军**路军第三方面军编成后,为策应一、二方面军,决定攻打安图县城(今安图县松江镇)。但在行军途中,因叛徒告密,使安图守敌加强了防卫。三方面军指挥部决定改为攻打大沙河村,运用“围城打援”战术,消灭安图县城和明月沟增援来的敌人。1939年8月23日,部队分兵进入阵地,24日晨,陈翰章率领安吉所部第十四团和第二方面军一部共200余人,围攻大沙河。经过激战,占领了敌人炮台、伪警察署,歼灭日伪军警100余人,并将镇内日本洋行货物全部没收。大沙河战斗中,三方面军副指挥侯国忠率领一个连40余人,在杨木条子与安图县城方面开来的100余名日伪警察发生激战,击退敌人援军。但是在这次阻击战中,侯国忠副指挥壮烈牺牲。魏拯民率领的部队在埋伏地等待敌人的增援部队,但是等到大沙河战斗结束也没有什么动静。等到晚上也没有消息,我军就利用“引蛇出洞战术”兵分两路进攻附近的柳树、通阳两个“集团部落”,并用电话向明月沟的敌人挑战。深夜,敌人从明月沟乘6辆汽车向通阳屯驶来。十三团机枪班长许成淑带两名战士正在站岗,发现敌人汽车驶来,立即让一名战士跑回指挥部报告,自己端起机枪阻击敌人,在战斗中许成淑被击中,壮烈牺牲。这时,部队早已转移到安全地带。敌人只好继续向大沙河开进。25日凌晨,前一天埋伏在南沟的我军部队又在原地埋伏,等待明月沟敌援兵返回。中午时分,满载敌人的7辆汽车(增加了在大沙河的日伪军一部乘坐的一辆汽车)向我军埋伏圈驶入。我军立即开枪射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烈战斗,除8名敌人逃跑外,包括讨伐队长宫本在内的90余名敌人全部被消灭。大沙河-柳树屯战斗,共毙伤日伪军300余人,缴获轻机枪7挺、步枪150余支。

15. 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小部队活动

1942年7月,在苏联北野营和南野营的东北抗联各路军整编为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旅长为周保中,政治副旅长为李兆麟。下有4个步兵营,2个直属连。1942年9月13日,东北抗联教导旅召开了全体中共党员大会,正式成立中共东北党组织特别支部局。
东北抗联教导旅进入野营生活后就开始正式进行整训。整训包括政治学习、军事训练、技术培训、文化学习。
抗联教导旅部队在野营经过一段休整训练后,编成数支小部队返回东北各地进行小部队游击活动。1941年至1945年春,吕英俊等几名抗联战士,多次潜入老黑山、东宁县城、牡丹江、汪清、图们、珲春、延吉等日伪军事要地,在当地烧炭工人和农民的积极协助下,顺利地完成了侦察敌情任务。
这些小部队在延边地区能够成功地开展斗争,是和延边老区抗日民众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这种小部队活动其规模虽小,但在群众中的影响很大。抗联小部队在老根据地的频繁活动,使敌人所散布的“抗联已被彻底消灭”的谎言不攻自破。使人民群众看到自己的子弟兵仍然继续战斗,极大地鼓舞了广大群众战斗到抗战最后胜利的斗志。